所有雌性都是我的破解版下载
所有雌性都是我的破解版下载

所有雌性都是我的破解版下载

在火光的照耀下,前方露出了一条通道,有两米多高,可供三人并行的样子,但火光微弱,即便是以李墨的眼力,也只能看清十来米的距离,更别说曹洛水。

两人一狐,踏入到山崖的洞府中后,还未走几步,木制上的火光便闪耀了起来,然后缓缓熄灭。

“这里的空气虽然流通,但氧气应当太少,所以不支撑燃烧,抓紧我!”

在一片漆黑中,李墨喃喃道,曹洛水立刻抓紧了李墨的衣服,连浑身雪白的小白,在朝着里面走了二十多米后,都几乎看不见身躯轮廓了。

越是朝着里面走去,越是黑暗,连呼吸都隐隐有一丝困难,李墨睁大眼眸,依稀能够看到一米内的东西,顺着墙壁朝着前方走去,在进入到一个拐角后,彻底看不见任何东西了,他只能摸着墙壁去走。

墙壁冰冷,触感略微湿润,隐隐有一丝阴冷的寒意,从山洞深处袭来。

走了大概有二十分钟,但依旧没有到尽头,甚至连曹洛水都能感受到,似乎是朝着下方走去,这就像是一条通往地狱的道路,没有任何声响,只有两人的脚步声,还有小白紧张局促的脚步。

曹洛水紧张的拉着李墨的衣服,她努力的睁开眼睛,想让自己能够看清一些,但在这里,她睁开或是闭着眼睛,其实是一模一样的,连一丝都看不见,连小白的毛发都看不见,若不是小白一直紧紧地挨着它,还有脚步,她根本发现不了小白。

忽然,曹洛水感觉到自己的左手被人拉住,她脸上露出一丝笑意,还是师父疼我,不过师父的手怎么有些冰凉,是因为这里阴寒吗?还是师父的伤没有好,她露出了一丝担心之色,便将师父的手拉紧了一些。

又走了几分钟,李墨忽然一怔,在黑暗中的表情猛地凝重起来,因为他竟然听出了一道脚步声,不属于自己,不属于曹洛水,更不属于四只脚的小白,而是跟他们一样两只脚,但这脚步声很轻很轻,以至于让他没有发现,甚至一度认为是自己听错了,但他一直不动声色,仔细的听了许久,还是听出来了,的确有不属于他们的脚步声。

他的身子猛地停顿下来,没有任何征兆,曹洛水撞在了他的后背,那道脚步声也停止了。

“怎么了师父?”曹洛水问道。

嗨森校服美女乌黑长发气质写真

“有东西跟着我们,就在我们旁边,你小心一点!”李墨喃喃道,仔细的感受着周围,但依旧是什么都感受不到,于是他伸出手拍了怕曹洛水的肩膀,生怕她害怕。

“有什么东西?”曹洛水心中一跳,在这种黑暗的环境中,没有哪个女生不怕的,特别是这时,李墨说的好像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一样,更是让她心生恐惧。

嗯?

忽然,曹洛水整个人像是僵硬在原地,脸上的冷汗瞬间落下,甚至后背上都有冷汗流下,她发现了一个极为可怕的事实!

她的右手拉着李墨的胳膊,她的左手被李墨拉着,但是刚才,就在刚才……

师父竟然用另外一只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,这是谁在拍自己?还是自己拉着是谁?

“啊!”

曹洛水猛地大叫了一声,连忙甩开了拉着自己十几分钟的冰凉之手,扑在了李墨的怀中,大口的喘息着,心中害怕极了。

“怎么了?”李墨立刻朝着四周一击,但是什么都没有。

“我……我……刚才有人抓着我的手……师父你刚才拉着我的手没有?”曹洛水声音有些颤抖,想起那冰凉之手她便心中发毛。

“没有!”李墨也是眉头一皱,刚才竟然有人拉着洛水的手,若是距离这么近的话,自己竟然没有发现,这是什么人?或者……是什么东西呢?“别害怕有我,刚才什么情况,说详细一些!”

“就在十分钟前,我心中有些害怕,以为师父拉着我,就没有理会,但刚才我一只手拉着师父的胳膊,而师父的另一只手拍了拍我肩膀,我才意识到左手拉着的不是师父……”曹洛水声音颤抖,呼吸微微急促,面对狐狸她还能够战斗一下,但遇见这种事完乱了心神,这也太恐怖了,想起那冰凉的手她便头皮发麻。

李墨也是震惊,竟然有人就拉着曹洛水跟了自己十余分钟,这人的实力要么是天级,要么就不是人,而是某种东西,不然不可能逃过自己的察觉的。

“没事,别怕,有我!”李墨抱着曹洛水,安慰着拍着她的后背,看着曹洛水依旧害怕的样子,他开口道:“我背着你!”

“嗯!”曹洛水点头,让李墨背着,小白也一跳来到了曹洛水的肩膀上,这才稍微不那么怕了。

一个曹洛水,一个小白,这点重量对于李墨来讲,非常的轻松,他继续朝着前方走去,不过这次更加谨慎了,但再次走了二十来分钟,还是什么都没有遇见,也没有再听见脚步声了。

李墨感觉前方的道路,不断的下降,虽然一直是黑暗的,但他依旧是能够感觉到,自己至少朝着下方走了几十米了,之前在崖底本就是最下方,而这条山洞亦是通往地下深处,似乎没有尽头,越走越深。

一直走了近两个小时后,前方终于传来了微弱的光芒,而且顺着光线看去,前方也开阔了起来。

“怎么会有火光?”曹洛水惊讶的道,这可是地下深处了,还能有火光?

李墨没有开口,有了一丝光芒后,他的速度加快了许多,立刻走上前去,在山洞两旁之上,个放着一盏灯,有灯芯正在燃烧着,李墨将曹洛水放下,然后看了看灯芯下泡着的油,虽然已经不多了,但还在微弱的燃烧着。

“这是长生油,一滴便可燃烧十年,只要有微弱的空气流通,便可燃烧不止,若是这灯油之前是满的话,这灯至少燃烧了一千多年!”李墨沉思道,露出了思索之色,这到底是何人所为?

“这么神奇?”曹洛水这时已经不害怕了,毕竟有了光,似乎就有了依靠。

“嗯,前方还有灯,我们顺着走下去,或许会发现一些古老的东西!”李墨说道,毕竟这灯实在太古老了,而且在这种地方,普通人掉下悬崖就算不死,也决然不会来到了这个地方。

 #